<input id="kdtwo"><ol id="kdtwo"><small id="kdtwo"></small></ol></input>
  • <var id="kdtwo"><rt id="kdtwo"></rt></var>

        手機版當前位置: 主頁 > 申論 > 申論模擬 >

        申論模擬題:文化體制改革與反三俗

        來源:申論模擬題      2011-07-16
        本文導航

          一、注意事項

          1.本題本由給定資料與作答要求兩部分構成。考試時限為150分鐘。其中,閱讀給定資料參考時限為40分鐘,作答參考時限為110分鐘。滿分100分。

          2.監考人員宣布考試開始時,你才可以開始答題。

          3.請在題本、答題卡指定位置填寫自己的姓名,填涂準考證號。

          4.所有題目一律使用現代漢語作答在答題卡指定位置。未按要求作答的,不得分。

          5.監考人員宣布考試結束時,考生應立即停止作答,將題本、答題卡和草稿紙都翻過來留在桌上,待監考人員確認數量無誤、允許離開后,方可離開。

          嚴禁折疊答題卡!

          二、給定資料

          1.2010年7月2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時指出,深入推進文化體制改革,促進文化事業全面繁榮和文化產業快速發展,關系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奮斗目標的實現,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關系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他強調:“要引導廣大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單位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堅決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風。”這是近年來中央最高層首次明確地強調抵制“三俗”之風。

          “庸俗”主要指平庸鄙陋,不高尚。“低俗”即低級且平庸,與高雅相對。“媚俗”原意之一是指俗氣的藝術。日常意義的“媚俗”顯然是一個貶義詞,通常用來批評那種有意迎合、巴結庸眾、低級趣味的藝術行為。

          “反三俗”并不是新有的提法。早在2006年2月,就有一些相聲表演藝術家首先倡議要抵制相聲表演中的“三俗”現象。2010年7月,某相聲演員的弟子與某電視臺記者發生沖突,8月1日,該相聲演員卻在演出時爆出“粗口”,稱“記者還不如妓女”、“跟中國人不能講理”等,引起眾議。央視不點名批評其庸俗、低俗、媚俗:“在這個行業的精華與糟粕之間,他留下了糟粕;在這個行業的正氣與江湖氣之間,他選擇了江湖氣;在個人的私憤和公眾人物的社會責任之間,他習慣性地倒向私憤。”

          而目前的問題是,“三俗”并不僅僅存在于相聲界。

          由李少紅導演的新版電視連續劇《紅樓夢》引發了種種爭議。其中,黛玉裸死的鏡頭尤其“震撼”觀眾。《人民日報》評論說:“以低俗的流行元素顛覆了原作的藝術精神,這是藝術俯就和諂媚收視率的典型體現。”“如果靠情色成分來抓住觀眾的眼球,只能說明導演不理解藝術吸引讀者和觀眾的真正奧秘。”

          芙蓉姐姐曾經紅火一時。之后,網上以言辭出位、嘩眾取寵走紅者無數,近期莫如“鳳姐”。“鳳姐”本名羅玉鳳,其貌不揚,狂言雷人:“以我的智商和我的能力,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總共六百年之內不會有第二個人超過我。”她曾在電視上公布極為苛刻的征婚條件,非清華北大碩士不嫁。2010年7月,國家廣電總局新聞發言人稱“鳳姐這種低俗文化應該堅決叫停”。鳳姐回應稱:“我是社會大眾捧出來的,是一個個網民頂帖頂出來的,所以這并不是我個人的低俗,而是社會。”

          數年前,一本名叫《有了快感你就喊》的小說書名引起了極大的爭議。若干專家對書名的低俗煽情口誅筆伐。沒想到,塵埃尚未落定,《拯救乳房》等又跟風而至。現如今,《情劫》、《野床》、《畸戀》之類的書名已滿目皆是。同時,許多網站在標題制作上大膽“創新”,利用人們的獵奇心理,或聳人聽聞,或奇聞怪談,有的標題甚至根本與文章內容無關,讀者往往是點擊標題后才發現大呼“上當”。有的網站,則在標題制作上故意突出“香艷”、“情色”、“絕戀”、“暴力”,令家有未成年子女的父母們膽戰心驚。

          “輕輕松松三分鐘,意外懷孕去無蹤”、“開始了嗎?已經結束了”……這是一位名叫“現代新昆明人”的網友在彩龍論壇上總結出的“2009年度昆明最惡俗”的公交車廣告帖子。“前幾年,昆明公交車站牌后面都有一幅昆明旅游地圖,得到很多外地游客的贊許,現在大部分卻變成了醫療廣告。”昆明市民李先生認為,雖然現在社會很開放,但公交車畢竟是公共場所,男女老少一起乘車時,車上都是輪番播放“人流”、“豐胸”廣告,實在讓人“很難受”,而且也非常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

          2.江蘇衛視相親節目《非誠勿擾》里,有“拜金女”揚言“寧愿坐在寶馬里哭,也不愿騎在自行車上笑”,引起社會廣泛熱議,節目中屢屢出現的出位語言,如對一位年長的男士直接發話:“如果知道你來,我就讓我媽代替我來了!”……在營造高收視率的同時也引起了很多觀眾的反感。

          本來作為主流媒體的電視熒屏為何卻要“販賣”這些低俗價值觀呢?M教授認為,這其中的原因頗多,但關鍵因素和決定因素卻是“唯收視率論”以及其背后隱藏的廣告收入和經濟利益。

          收視率作為一個相對科學、客觀的量化指標,能夠反映一檔節目、一個頻道,乃至一家電視臺的收視表現,如果運用適度,它會使電視媒體更好地服務于觀眾;但是,我們在強調收視率的同時絕對不能丟掉核心價值觀,核心價值觀應該是我們看待、分析與運用收視率的一個基礎。應當承認,某些低俗化的東西可能會帶來高收視率,但對電視人來說,如果一味迎合,放棄對核心價值觀的堅持,這就是“媚俗”。

          電視行業“唯收視率論”的根源在于經濟利益。有了收視率,電視臺廣告量就會激增。所以在“唯收視率論”的推動下,一些電視臺甚至采用演員來冒充嘉賓,使電視相親節目變身“情景連續劇”,雇傭的演員在熒屏上不斷炮制出雷人言論,以混淆視聽,贏取收視率。這種行為嚴重違背事實真相和行業基本職業道德規范。如果任由電視行業低俗之風大行其道,電視行業的未來實在令人堪憂。

          2010年6月9日,國家廣電總局正式下發《廣電總局關于進一步規范婚戀交友類電視節目的管理通知》及《廣電總局辦公廳關于加強情感故事類電視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整治“相親類節目泛濫、造假、低俗”等傾向,還熒屏以凈土。

          2010年5月,山東陽谷縣、臨清縣與安徽黃山三地爭奪西門慶故里。陽谷縣將建設“水滸傳·金瓶梅文化旅游區建設項目”,復原西門慶和潘金蓮的幽會地點,臨清縣提出打造“西門慶旅游項目”,重修王婆茶館、武大郎炊餅鋪等,而黃山則稱將投資2000萬元開發“西門慶故里”。在傳統文學名著中,西門慶一向是“大淫賊、大惡霸、大奸商”的形象,如何轉身成各地政府追捧的文化產業英雄?在這場爭奪混戰中,無非是為一個“利”字。然而,臭名昭著的西門慶怎么也能被追捧?當地的作為頗有勇氣。2010年7月,文化部和國家文物局發出通知,嚴禁對于惡俗的名人故里命名炒作。

          3.提到“三俗”之風的出現和流行,人們往往會指責一些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單位的“無良”和“唯利”,就此,河北省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戴長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眾有所好即投之,術有所能即行之。

          戴副部長表示,這大概是市場經濟條件下一些人、一些行業為謀利而做出的本能選擇。“三俗”文化產品也不例外。目前,一些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單位生產傳播“三俗”文藝作品,比如“黛玉裸死”式的惡搞經典,炒作“鳳姐”、“偽娘”、“拜金女”等,都屬于利益驅使下的“術有所能即行之”,這說明部分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單位的道德和價值觀念出了問題,忘記了自己的職業操守和社會責任。但同時我們更應該注意的是,這些“三俗”文藝作品往往能迅速流行甚至大行其道的事實,說明我們的社會價值觀出現了混亂,部分社會公眾的思想道德水平、文化欣賞品位和審美情趣還有待提高。從這個角度講,“三俗”之風的出現和流行,是“眾有所好即投之”的結果。抵制“三俗”之風,必須充分看到這一點。

          當前,我國各省正在加快經營性文化單位轉企改制步伐,從經驗來看,轉企改制在激發活力的同時,也有可能讓一些文化單位淡化社會責任意識。就此,河北省社科院鄧研中心主任、研究員王彥坤表示,各級黨委和政府特別是文化主管部門,在深入推進文化體制改革的過程中,必須把抵制“三俗”當作一項重要任務來抓,要著力做好“擠”和“管”這兩大重點工作。

          所謂“擠”,就是在改革的過程中要堅持文化事業和文體產業比翼齊飛,在加快經營性文化單位轉企改制步伐的同時,高度重視文化事業發展,特別是要加快構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的基本文化需求,并在此基礎上多生產精品力作,最大限度地占領文化市場,擠壓“三俗”的生存空間。

          所謂“管”,就是加強對文化市場的監管和引導。比如,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健全文化法律法規和政策體系、健全文化市場監管體制機制等。目前的重點是必須防止兩種不良傾向,一是把“轉企改制”視為“放手不管”,二是“運動式”、“應急式”的工作思路。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真正管、全力管,長期抓、持續抓。

          戴副部長則指出,目前必須突出一個“打”字。只有通過不斷地“打”,才能清晰有力地向全社會傳遞一種強烈的信號:不管什么樣的文化產品,都不能挑戰主流價值觀,都不能破壞社會文化和道德環境。

          同時,從根本上看,抵制“三俗”之風,必須清除其產生和生存的道德土壤。這當中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要引導文化工作者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固守道德底線,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做到在眾聲喧嘩中清醒自律,在世相百態中激濁揚清,肩負起弘揚先進文化、引領社會道德、示范精神文明的責任;二是要通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傳播教育,提高全民思想道德素質,引導公眾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提高文化欣賞品位和審美情趣。也就是說,在今后的工作中,既要重視用先進文化承載高尚道德,更要重視用高尚道德催生先進文化。只有這樣,才能形成創造傳播接受先進文化光榮、創造傳播接受落后文化恥辱的社會環境,讓“三俗”文藝作品失去產生的土壤和傳播的市場。否則,如果僅限于監管和打擊,不但會因為“慢半拍”而效果不佳,甚至可能陷入“割韭菜”的困境。

          4.以下是2010年8月19日上午中央外宣新聞發布會的內容節選:

          中央電視臺記者:文化體制改革涉及的領域廣泛、情況復雜,我們今天取得的這些突破性的進展和成果,其背后有哪些情況或者經驗值得梳理和總結?

          中央文化體制改革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宣部副部長孫志軍:文化體制改革有其特殊性和復雜性,既與經濟體制改革密切相關,又與政治體制改革緊密相連,實際工作中主要把握三個方面。一是明確定位、區別對待、分類指導。公益性文化事業主要以政府為主導,必須注重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和便利性的要求,由政府投資提供有關服務。經營性文化產業主要以市場為主導,滿足人民群眾多元化、多方面的需求,以此推動文化體制改革針對不同情況加以實施和改進。二是試點先行、循序漸進、逐步推開。在市場發育比較成熟、有一定市場經濟條件基礎的單位先行試點,而市場發育程度相對不夠成熟、底子比較薄弱的單位,允許它有一個過程,進而保證改革能夠順利實施,并取得好的效果。三是以人為本、政策保障,切實維護職工的合法權益。我們提出了一系列維護職工合法權益的有關政策措施,基本原則是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中人過渡法。這些政策措施確保了改革的平穩推進。

          香港文匯報記者:我們注意到前一個時期在內地市場上出現了一些低級庸俗的圖書和電視節目,有一些聲音說這些低級庸俗的圖書和電視節目出現是由于文化體制改革造成的,請問各位部長有何評論和看法?謝謝!

          孫志軍:確實社會各方面都很關注這個問題。文化精品是一個國家、一個時代文化發展水平的集中體現,文化體制改革的目的就是為了多出文化精品、多出人才、多出效益,進而使文化能夠真正發揮引領社會、教育人民、服務群眾、推動發展的重要作用。在推進文化體制改革過程當中,我們始終強調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努力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有機統一,絕不能為了追求經濟利益而放棄社會責任,有損社會效益。在改革的發展實踐中,總體情況是好的,主流是健康的,但確實有個別企業,包括媒體,為了追求經濟利益而出現了庸俗、低俗、媚俗的現象。其原因,我們感覺:一是為經濟利益的驅動,二是法制不夠健全,三是管理不夠到位,四是外來文化的沖擊和影響。對此,我們在改革過程當中需要予以重視和采取措施切實加以解決。

          孫志軍強調,所有的文化單位,無論是事業還是企業,無論是國有還是民營,都應該成為先進文化宣傳的陣地,自覺地、堅決地抵制庸俗、低俗、媚俗的現象,絕不給腐蝕人們心靈、敗壞社會風氣的文化垃圾提供傳播渠道。在改革過程當中,我們將進一步認真研究,采取相應措施,切實建設好、管理好、發展好文化企業。他呼吁社會各界,包括新聞媒體自覺抵制“三俗”,努力營造良好的社會文化環境,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

          5.中央政府的“反三俗”舉措受到國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新加坡《聯合早報》認為,新時代中國什么都在進步,唯有一些惡俗的“文化毒瘤”在拉后腿,中國的大眾文化需要完成一個自我的超越。香港《明報》刊文說,許多跡象表明,內地正發起一次新的“道德運動”,低俗化已被視為文化體制改革新課題。

          針對香港《明報》的“道德運動”這一提法,W教授并不表示贊同,他認為,非理性的情緒對抗很難帶來社會的實質性進步,媒體也不應對此推波助瀾。謝麗爾·吉布斯在《新聞采寫教程》一書中提出“公共新聞學”的觀點,認為媒體不應只報道極端對立的雙方觀點,而是應著重于更為溫和的中間意見,將目光放在“如何解決問題”上,這也被譽為“美國新聞理論的第三次革命”。爭取謀求社會的共識,讓官民之間、不同階層之間學會相互寬容、尊重、協商和妥協,而不是單純作為“大眾意見的開放平臺”,這也是新時代中國媒體的責任所在。

          M專家指出,就多數公共事務而言,怎么做比做什么更重要,重在講究程序正義。中國要建設法治國家,就要讓政府的一切作為都在法律框架內,“反三俗”運動也應如此。但我們目前看到的只是行政部門在干勁十足地搖旗吶喊,立法和司法力量缺失,這就使得部分民眾對這一運動的合法性產生了質疑,立法勢在必行。

          M專家還表示,任何法規要得到切實的執行,都離不開民眾的尊重和肯定,否則只能成為一紙空文。尋求社會道德的“最大公約數”,同樣離不開民眾的充分討論和參與。應該看到,“低俗”現象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低俗”源于個人的需求,是人性的一部分,沒必要也不可能將其一竿子打死。法律應明確私人領域和公共領域的區別,對于公共領域的低俗現象,可通過作品分級制度限制其傳播范圍,對于私人領域公民的個人選擇則不應干涉。

          鳳凰網曾作過一期關于“反低俗”活動的民意調查,有57.6%的人主張采用法律規范的方法,支持政府管制和媒體自律的分別為16%和24.3%。在研討會上,也有學者認為對待不同層面的低俗信息應當有不同的治理手段,不宜籠統一刀切。其實,通過立法來謀求共識,通過司法來減少誤判,行政部門依法而行,讓民間成為“反低俗”的主力軍,“反低俗”才能不被低俗化。

          6.遼寧文化藝術學校創作、排演的舞蹈作品《一條大河》,在2010年7月27日落幕的第七屆中國舞蹈“荷花獎”校園舞蹈大賽藝術院校專業組決賽中榮獲銀獎第一。談起獲獎的感受,校長李鐵剛認為,培養青少年的文化意識對于樹立整個社會文化氛圍至關重要。

          李鐵剛認為,文化是一種精神,精神危機很可怕。只有把文化放在更高的地方,才能讓人們把精神寄托在文化上,而這種寄托最終會轉變成追求。“基層有關部門還需大力支持,把好的作品、先進的觀念、尤其是影響青少年的優秀作品傳遞給普通市民,讓他們對文化的精華有深度的了解,而不是一閃而過的模糊概念。”

          談到獲獎舞蹈《一條大河》,李鐵剛表示:“現在的孩子對傳統了解的太少了,生活條件的優越讓他們體會不到艱辛。舞蹈講述的是一個孩子在夢中回到了紅軍時期,親眼看到紅軍當年艱苦的生活與戰爭的場面。”

          “以德為首,以藝為本”是李鐵剛始終堅持的辦學原則。除了國家規定的德育課程外,他把從四書五經中摘出的部分內容組成一本書,作為學校德育必讀教材。他說:“我要培養出的不光是業務骨干,而是德藝雙馨的藝術棟梁。道德不僅是做人的根本,更是一個藝術家必備的品質,沒有德哪來的藝?”

          2010年8月3日晚,由國家京劇院精心復排推出的經典大戲《滿江紅》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隆重上演,揭開了2010國家藝術院團優秀劇目展演的序幕。此次展演由文化部主辦,文化部藝術司、國家大劇院承辦,歷時一個月。文化部藝術司司長董偉告訴記者:這是近十年來國家藝術院團規模最大、歷時最長的一次集中展示,旨在充分發揮國家藝術院團的導向性、代表性和示范性作用,打造國家藝術院團演出品牌,豐富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國家藝術院團建設,對國家藝術院團的改革和發展寄予厚望。近年來,文化部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積極推動國家藝術院團的體制機制改革、藝術生產和人才培養。各院團以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解放思想、開拓創新、奮力拼搏,呈現出生機勃勃、蒸蒸日上的良好態勢。展演活動將充分展示新時期國家藝術院團推進文化體制機制改革創新、繁榮文藝創作的最新成果,充分展示新時期國家藝術院團嶄新的精神面貌,充分展示新時期國家藝術院團老中青三代藝術家的藝術風采。一系列行動顯示出政府在“啟動民族優秀文化”上的努力。

        本文導航
        信息報錯網站上的任何錯誤,請提交給我們
        反,三俗,體制改革,文化,模擬題,申論,
        综合色站